官方微博 分享到微信

员工风采

留 白

2018-06-09 16:13:12 

年少时,学过一阵子围棋。每次下棋时,只要自己稍有一点落后,便开始慌了,恨不得把对方齐齐围住。

有一次跟父亲对弈,果不其然,又输了。父亲摇了摇头笑着说,“孩子,下棋要留眼。留了眼,才有气,才有活路。”

后来我才懂得,我以为满满地围住了对手就可能赢了,其实也堵住了自己的路。留一点空白,亦是留多一点后路。

中国画里的留白,是“以无胜有”的境界。

留白,也是中国画里常见的手法。印象最深刻的是马远的《寒江独钓图》。整个画面里,独有一叶扁舟在其中。老渔翁坐在船头,整个人往前倾,连船尾翘起都没发现,因为他正全神贯注地盯着鱼钩,是谓“独钓”。

“寒江”在哪?画家马远在船的四周画了几圈水波纹,除此以外,满纸都是一片空白。但是你仿佛看见了“潮平两岸阔”,看见了远处云雾缭绕不知归处。

中国画里的留白,让意境深远,使场面辽阔,是一种“无物胜有物”的境界。

设计中的留白,是减法的美。

曾听过一个故事,有人去寻访做茶器的老匠人,想看最美的器物。去时是早晨,老匠人却说等到了黄昏再来吧。等到夕阳西下,光线斜斜地照进茶室,斑驳的树影打在器物上,简单的线条有了光的弧度,朴拙的质地泛起了微微的金芒,原本只是一件再平凡不过的茶器,顷刻间像有了生命一般,享受着这落日的余晖。

作品是有生命的,留白即是呼吸。

中国有句老话:“言有尽而意无穷。老匠人的茶器之所以美,不过是省去了器物本身的复杂,把更多的空间留给了自然,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忙碌一天的你我。

有位建筑师曾说:“留白是一种减法的美”。

设计中的留白,不一定是白色区域,而是指“空白”区域。当我们面对留白时,没有太多东西来打扰,我们的五官会变得更敏锐,也更能体会到周围的一切。

设计的留白,不在于让我们看见更多,而是让我们只看见最重要的美。

心灵的留白,是取舍有道的智慧。

在台湾一个僻静的山郊里,有个春余园子。它的主人是80岁的唐白余。

原来唐白余在台北开了家餐馆,日日爆满,别人都羡慕他生意好,他却有些恐慌。于是,就跑到山郊里建了座园子。园子很是清静,草丛里隐着小路,石头随意地放在各个角落里。房间多是宽敞的,摆设也不多,但是窗户开的很大,一抬头就是远处的青山白云。

闲时他就坐在巨石上,捧着一本书,看着蓝天远山。那些曾经忙碌喧嚣的日子,恍如隔世。唯有当下这份闲适的生活,才是真真切切的。

唐白余说,活了大半辈子,会发现有些东西是可以舍弃的,“留下的,应该就是最重要的那个。”春余园子,就是他给人生的留白。

人生的留白,是懂得放下繁华,是一种人生智慧。

唐白余是幸运的,因为他懂得为自己留白。可是大多数人总是说世界太拥堵,却没想过其实是我们没有给心灵留白。倘若心中被太多琐事填满,便无暇顾及真正的感受。

倘若生活被挤得拥堵不堪,又何尝懂得感知美好?

闲暇处才有生活,水太满则溢,心太挤则无心感受。

留白,是一种高级的生活态度。

中国画的留白,是为了深远意境。设计中的留白,是为了看见更重要的美。心灵的留白,是为了更好的生活。

留白处,自有生活,自有草长莺飞、光芒万丈。